云南探索工业投资公共化范式

  虽然属于工业地产范畴,但不能用普通房地产的眼光来看待标准厂房的建设和运营——对城市发展和房地产有颇多专业研究的智谷唐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扬文认为,标准厂房属于准公共产品,当前,工业地产的政策放开,而传统房地产政策相应收紧,于是这一特定市场在当下便成为许多投资方的关注热点。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地方政府解决产业经济发展和建设资金瓶颈的一项体制改革新举措。

  撬动政策换空间的支点

  吴扬文表示,从标准厂房延伸为工业地产,实际上是对工业厂房概念的泛化,把原有标准尺度放宽,从而将工业厂房扩展为社会公共投资产品的一部分。又鉴于工业地产的行业特点,所以,这种公共产品只能称为准公共产品。不过,有了这个“准”字,在今天商品经济社会中,就足以获得一个公共投资与消费的收益空间了。

  云南对标准厂房建设提出“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政策,吴扬文对此作出两方面解读。一是云南长期以来缺乏工业化规模带动,工业园区与基地短缺,政府需要以宽松政策吸引工业园区与厂房的广泛投资,以政策换空间,以工业投资的公共化推动云南工业基础发展;二是解决地方政府工业基础设施资金不足和政府性融资监管从严的双重困境,这里的“谁所有”、“谁受益”,就是通过泛化的工业地产概念,将公共社会资金吸引到政府所需的工业基础投资和建设领域中来,走一条工业发展的社会化道路。

  合理驱动避免“泡沫”产生

  园区形成了,基础厂房设施建成了,有了黄金(1645.50,-29.10,-1.74%)台,就可以引得产业凤凰来,吴扬文说,投资建设者可以通过建成的标准厂房和基础设施的租赁、合作、合资等方式介入到产业链条中,通过产业经济发展而实现投资赢利。“这有些类似BT或者BOT模式,不过,买单人不是政府,而是一个产业化市场,而且产生工业兴市、产业造城的多元边际效应。”他认为,工业地产政策放开,传统房地产政策相应收紧,因此,这一特定市场在当下便成为许多投资者的关注热点。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地方政府解决产业经济发展和建设资金瓶颈的一项体制改革的新举措。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从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层面来看,这种工业投资的公共化政策,需要进行其价值的重新界定和施政管理,更需要后期的产业政策支持,这是使工业地产得到合理化驱动的一个重要前提。”吴扬文强调,如果失去价值界定与政策管控,一味追求“功能与效益的最大化”,就很可能滑向唯利是图的边缘,失去了地方产业振兴与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目标初衷,使工业地产陷入类似房地产哄抬地价、囤积土地和乱投乱建的怪圈,产生出新一轮泡沫。

  产业体制市场化的有益尝试

  我们国家具有政府主导产业发展和市场经济的特征,长期以来,各地政府都担当着地方GDP发展的重任。而西方发达国家则不同,政府更多是起着服务社会和制订各项规范律法的作用,地方的产业和经济发展的动力,主要是源于宽松社会体制基础上的众多社会资金与企业以及NGO组织的公共协作,社会资本和企业往往承担着国家和地方发展的重任,而政府就是发挥服务与法律监管的功能。吴扬文说,在这一点上,云南省提出标准厂房建设“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政策,可视作为中国地方产业体制市场化改革的有益尝试,而且透出更多宽松、自由的产业经济发展特色。“我个人认为,这也正是打造云南面向泛亚桥头堡战略的一个不小创举。因此,展望未来,一个更宽松的政策环境,一个工业产业的社会化投资发展模型,将为云南地方经济振兴带来可观的跨越。”

发布者:zs71950打印全文
头像logo

zs71950

71

文章

1722

阅读量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
  •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