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锡集团原董事长雷毅获死缓 涉嫌房地产开发谋利

21日,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锡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雷毅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同案被告人雷斌(雷毅的弟弟)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人民币。

向14人索取或收受现金珠宝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雷毅自2004年至2013年在担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玉溪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云锡集团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分别向马应喜等14人索取或收受人民币2570万元、美元30万元、港币90万元、新加坡币50万元,价值53万元人民币的玉器4件、价值38.05万元人民币的黄金金条10根。这位曾经的云南“锡王”变成名副其实的“吸金王”。

另外,2009年上半年,雷毅指使其弟弟即被告人雷斌在深圳登记设立公司,雷斌明知注册资金是由杨健给雷毅的贿赂款,仍去深圳向杨健收取50万元人民币用于注册深圳市金盛通益贸易有限公司。

指使其弟弟用赃款注册公司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雷毅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索取或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雷斌受雷毅指使,明知是贿赂款仍予以收取使用,其系受贿罪的共犯,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雷毅、雷斌犯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

被告人雷毅和雷斌共同收受杨健贿赂款人民币50万元,二人行为构成共同犯罪,但雷斌收取贿赂款、用贿赂款注册公司,以及变更公司法人代表和转让公司的行为均是在雷毅安排指使下实施,故被告人雷毅是主犯,被告人雷斌系从犯。被告人雷毅应对本案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承担刑事责任,雷斌对收受50万元贿赂款的犯罪事实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赃款赃物绝大部分被追回

法院认为,被告人雷毅身为国有企业主要负责人,利用其担任云锡集团董事长职务的便利,索取或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鉴于其归案后坦白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能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国家和社会带来危害,有较好的悔罪表现;本案赃款赃物绝大部分被追回,且部分属于其主动上缴。故对被告人雷毅判处其死刑,可不立即执行。被告人雷斌认罪并悔罪,其所涉赃款全部追缴,且系从犯,依法对其减轻处罚。

综合本案被告人雷毅、雷斌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遂依法作出上述一审判决。

雷毅腐化史:从“锡王”沦为“吸金王” 

从曾经的云南“锡王”变成名副其实的“吸金王”,从“第一次受贿时,自己也心慌,感到害怕,睡不着觉”到欣然笑纳、赤裸裸索贿,雷毅的廉洁底线一次次失守,最终走向不归路。

生日宴会上被带走

前年7月初,雷毅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调查。彼时,雷毅刚满51岁,在事业获得成功以后,又完成了云锡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锡业股份的定向增发,募资40.77亿元资金。心情不错的雷毅,生日当天招呼了一帮朋友到家中聚会。觥筹交错之间,纪委办案人员的突然出现,让在场人员瞠目结舌。

在7月4日,个旧当地论坛上便出现雷毅被“双规”的帖子。在云锡集团内部,“老板出事了”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次日上午,锡业股份临时停牌,公告并未宣布停牌原因,只是称有重要事宜即将披露。当日下午,云南省纪委通过新华社云南分社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雷毅因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

7月6日,锡业股份发布公告,由副董事长高文翔先生履行董事长职务。

7月8日,锡业股份复牌后大跌8.74%。

“第一次受贿也心慌”

纪委对雷毅介入调查,源于一封封直接寄往省纪委的举报信。

1962年出生的雷毅,自1984年起参加工作,凭着踏实苦干的劲头当上云锡集团研究所副所长,个旧选矿厂厂长,集团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省政府副秘书长,玉溪市副市长,省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最后走上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岗位。

据公开报道,雷毅刚任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时候,也曾怀有一腔热情,理思路、谋发展。但是在清理矿山劳务承包的过程中,他发现其中存在巨大利益,一些矿老板一夜暴富。同时,一些人把跟雷毅的交往作为他们投机钻营、发家致富的途径,不择手段地拉拢腐蚀他。加之雷毅在官场和商界混迹多年,关系越来越广,找他办事的人也越来越多。在金钱的不断刺激之下,雷毅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偏移,拜金主义思想开始膨胀。

雷毅认为这些人是靠着自己这棵大树才发财的,自己应该也从中分一杯羹。雷毅曾说:“第一次受贿时,自己也心慌,感到害怕,睡不着觉。”可是,当他收受几次贿赂后,就由紧张转为欣然笑纳了。

送上门一律照收 索贿讨价还价

此后,雷毅不择对象地疯狂敛财,只要送上门的一律照收,凡是与云锡集团有业务往来的,他都要分一杯羹。如在转让某参股公司股权时,雷毅就利用职权赤裸裸地向对方索贿1000万元,讨价还价下对方分三次共给了他830万元。而对方每付一次钱,雷毅就将转让程序向前推进一步。

短短几年时间里,雷毅就利用职务便利,在云锡集团的配股增发、股权收购和转让、矿山劳务承包、房地产开发等业务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杨某、李某某等14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000余万元。

花1000余万元赃款包养情妇

很多“落马”领导干部堕落的轨迹大都是从道德败坏、生活腐化、行为操守不检点开始的,雷毅也不例外。

2000年,担任云锡股份公司副总的雷毅到北京出差,在酒吧认识了侯某某并与其发生关系,不久后包养了侯某某并让其到昆明居住。担任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之后,雷毅更是变本加厉,先后包养了李某某、王某某等多名女性,并出资为她们在昆明、成都、深圳等地购买车、房,其贪污所得有1000余万用在了情妇身上。

雷毅还在一些老板的安排下,与一些女明星、女模特发生和保持不正当关系。为了维持自己和情妇的腐化生活,雷毅不惜违犯党纪国法,以权谋私、大肆敛财。

被省纪委约谈后仍不收敛

2012年,云南省纪委在调查另一起案件时,曾经找雷毅谈话核实相关情况,雷毅不但不收敛行为,积极向组织坦白交代,还认为是在查其他人,绝对不会查到自己身上,因而在调查期间继续大肆收受不义之财,还向某证券公司杨某索要了100万元,其贪欲之心令人咋舌。

雷毅在疯狂敛财的过程中,为逃避党纪国法的惩处,可谓是用心良苦。如让他人代收,只收现金和第三方银行卡,及时转移赃款等。他自认为手段高明,行为隐秘。在向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某收取一笔830万元的贿赂款时,雷毅让另一行贿人杨某前往收取,并让杨某分多次交给弟弟雷斌。在境外收受了外币贿赂款后,雷毅让其弟以办公司的名义将该款存于境外账户。雷毅还多次让其弟采用办公司、投资股权、购买房产等方式转移赃款。

案件时间轴

2008年至2013

雷毅收受北京国教集团董事长李洪涛、深圳国信证券公司投资事业部经理杨健等人员行贿款物折合约2000万元。

2013年7月5日

省纪委通过新华社云南分社官方微博对外发布了雷毅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据省纪委通报,雷毅还涉嫌作风问题。

2013年7月6日

锡业股份公告,公司于7月5日下午接到上级通知,董事长雷毅因涉嫌严重违纪已被立案调查。

2013年8月7日

经初步查明,2008年至2013年,雷毅利用职务便利,支持和帮助北京国教集团董事长李洪涛、深圳国信证券公司投资事业部经理杨健、香港柏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干峰及玉溪今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姜中云在和云南锡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业务往来中谋取利益,收受上述人员行贿款物折合人民币1500余万元、港币85万元。

2013年10月

雷毅被宣布逮捕。

2014年11月25日

保山市中院开庭审理雷毅、雷斌受贿一案。

2015年1月21日

保山市中院对雷毅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发布者:zs425896打印全文
头像logo

zs425896

69

文章

1991

阅读量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