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亮:万科领导层没能进入第三代 我和王石是一代

万科3月8日发出的一份内部知会显示,已接受万科高级副总裁、北京区域本部首席执行官、北京公司董事长毛大庆的辞职申请。万科任命现任北京公司总经理刘肖为集团副总裁,接任北京区域本部首席执行官、北京公司董事长,兼任北京公司总经理。同日,万科新任命了五位集团副总裁。除刘肖外,还包括现任深圳公司总经理周彤、上海公司总经理孙嘉、万科香港管理部总经理阙东武和万科建筑研究中心总经理王蕴。

郁亮随后连夜进京,于今日在万科北京总部召开记者发布会。

以下为发布会实录,凤凰财经有删节:

郁亮:我和王石是一代啊!

跟毛大庆认识8年,加入万科6年,花了2年挖他。

大庆不负众望,迅速扭转北京的局面、为商业地产也创造了新的局面,这个过程中合作很愉快,所以大庆走我很纠结。

人生志向不一样,他要跑100个马拉松,他是白马王子。大庆选择了创业这件事情,公司从理性上支持,对我个人来说是损失。万科会以财务投资人的角色支持大庆创业,大庆是外部合伙人。

未来与外部合伙人的联系是靠情感,除此之外,我别无手段,只能靠情感,未来与外部合伙人的合作还是看毛大庆他们怎么做。

万科的人事安排是长期安排的,但刘肖是昨天下午定的,因为大庆的决定很突然。

3月2日时,大庆告诉我他的决定,但是没有深聊,直到昨天我回国才跟大庆深聊。理解后发现,万科的平台对大庆已经有了局限,所以我很支持他。昨天下午我跟总部合伙人开会,包括王石都认为应该把年轻人送到一线,我们愿意与刘肖一起面对北京区域的发展。我们是新老并用,他们的未来决定万科的未来。

刘肖是临时安排的,因为只有深刻了解北京市场的人才能担任。刘肖担任北京总经理是过渡方案,未来有合适的人会立马补充为北京总经理。刘肖则会继任北京区域总经理。当然,刘肖创业还是有可能的,万一实现了呢。

晋升的四位副总裁并没有沾刘肖的光。这是长期战略。优秀干部早晚提拔。不是谁沾谁的光,外部合伙人利益靠什么维系?不是工资,是情感。五位新人上位并不意味着万科领导层进入第三代,我和王石是一代啊!我们确立新老并举,新人为主的政策,不要以代际看问题。

万科不会因为一个人进行调整,毕竟万科发展是有长期规划的。肖莉想做互联网,万科乐见其成,也会非常支持。但是他们的个人发展不在万科的发展战略里,那么他们就要出去寻求发展。这也是企业该有的新陈代谢。而岗位对换,是公司的制度要求的,也是为了企业长期发展。但毛大庆和肖莉仍是万科的外部合伙人,未来也会和万科一起发展。

万科2014就放弃了规模,只考核回款,2015以现金流为基础的增值价值创造。花更多的钱做更多的项目,维持低利润呢,那是不值得。效益增长必须超过规模的增长,我们对所有区域要求都是一样,两个指标:效益增长必须超过规模增长,对员工回报比过去提高。

不能以现在眼光看过去,从黄金到白银时代,产品价值,项目价值,并购,拿地这些都在变,与其说是解决毛大庆的遗憾,也是解决时代变化的遗憾。

毛大庆:离开万科时有六个遗憾

离开万科,当然有遗憾。我来的时候43亿现在200亿数字背后是经营管理难度的提升。我对变化速度缺乏估计,由于人员迅速膨胀,但效率并不一定提高。另外,业务多元化之后怎么解决问题措手不及。

这都是待解的难题,实际上我有我有六个遗憾,已经写了封信。

辞职我已经思考了五六个月,我这个年龄段需要为未来做一些积累,即使我做区域总经理几年,我又会怎么样?

我担心再过几年我会没有创业的激情。因为我觉得创业会影响到别人,对影响年轻人我非常有兴趣,也非常有价值,所以我希望自己做个学者。另外我也认为需要把自己时间和空间来留给自己,像跑马拉松。所以我决定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创业只是我近期的目标,未来怎样我不知道。

我坦白的讲,当然万科也会有人事的变化,也会有跟我走的人,但有两个前提,第一,不可以破坏万科正常工作的前提下;第二,跟我走的人未来是跟万科的联系扭带,而不是竞争对手。无论怎样,我都是万科忠实的合作伙伴,未来我们的道路只会越走越宽。

离开万科我很纠结,在我一直无法跟郁亮张口的时候,我跑了一个马拉松,然后就去总部找郁总,我吞吞吐吐了告诉了郁总,他也很支持我。未来的职业经理人将符合未来的发展,如果不是这个时代,也无法促使我选择这样的发展道路。

再过一个多月,我来万科就满6年,万科挖我的时候,和郁亮一起吃了20多顿饭,这六年真切的看清了房地产的形势。我跟王石聊过,开发不是我的终极兴趣,如果万科办大学,我想当校长。来北京一年时遇到香河危机我当时非常恐慌。深耕北京是我的想法,你没经历挫折,不算成熟。

当时,香河的事情让我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王石安慰我说没关系,每个人都会面对。郁亮进从头到尾都不让总部去干扰我发挥。

425讲话用的都是万科的数据,谭华杰说我认同这个,数据都是我做的。但是5月份就不受控制了,当时万科正在b转H,肖莉正在欧洲跟投资者谈。但那之后才有了斑马论,在讲话之前我问郁亮5分钟够不够,他说不够。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想给我圆场。

生活上,郁总教我跑步,改变了我的心态。我之前对是跑步极度讨厌,要不是万科,我真的不喜欢跑步,万科企业文化是极度少见的,它给了公司员工极大的个人魅力展现平台。跑步和音乐音会改变人的生活态度,给人极大的信心。要不是万科,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这一年以来我们一直在研究转型以及行业的发展。刘肖刚来时问了我一个问题:五六十岁你希望别人怎么定义你?我当时回答,我不希望别人定义我为开发商,我希望别人称我为学者。希望我五十五岁仍可以进入学校或研究机构做学者。

未来两三年在学校里我会建立自己的研究机构,研究的东西其实是跟万科的东西是分不开的,有些事情会适合在小平台发展研究。不管怎样,未来我是跟万科的发展是分不开的,请大家理解的我的选择。最终我跟刘肖还会有工作交接,14年初就已经谈到他.刘肖来北京也是我跟郁亮商量是好的。北京70%的地也是刘肖支持我的买的,所以我们的联系是很紧密的。

未来我会支持刘肖的工作,包括他也会支持我的创业,我们之间的联系是分不开的。

发布者:zs227127打印全文
头像logo

zs227127

70

文章

1800

阅读量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
  •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