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和殇逝迷局:最具争议的官员 败走云南毁誉参半

他可以用半年的时间把原来民居密集的地方变成八横八纵的步行街区;可以在三天以内办妥一个庞大的投资项目;甚至可以在两周之内将一个原本垃圾成堆的县城变得干净整洁。”曾经被《人物》杂志如此描述的能吏“仇和”,终于还是在官场仕途的快车道中令人意外地跑偏。2015年3月15日,总理李克强记者会结束后不到20分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的一纸公告,让现任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成为两会后的落马第一人。这不啻于平淡无趣的两会后的平地惊雷,引爆了媒体和舆论圈。

作为曾经的明星官员,关于仇和的报道已经很多。我们有理由相信,当年初入仕途的仇和,一定也满怀政治理想和抱负,欲在官场一展自己的才华,但是最终,他却在反腐风暴中落马。仇和为何被查?是官商勾结涉嫌贪腐,还是与白恩培的那个事情被白案波及,抑或是受不健康的云南官场生态影响不能洁身自好?仇和这颗政坛明星的陨落,是他的个人之殇,还是别的之殇?我们在为这样一位官员也难逃贪腐怪圈扼腕叹息的同时,也希望有能多的能吏可以坚持正道,善始善终。

落马毁誉掺半

2015年3月15日,中纪委一纸公告,宣告了仇和这位政坛明星仕途生涯的结束。外界多称仇和仕途从江苏省宿迁市开始,其实,在相关地域民众的眼中,仇和的出名是和沭阳县绑在一起的。地处苏北的沭阳曾是江苏最贫穷落后的县之一。前任县委书记大多是踌躇满志而来,偃旗息鼓而去。但是仇和破除了这个魔咒。1996年宿迁市建市,沭阳县并入该辖区。当年年9月,仇和任宿迁市副市长。三个月后,他主动要求担任沭阳县书记。4年后,那个当年被很多人认为“就是神仙来了也搞不好”的沭阳县发生了巨大变化:580多公里的水泥路面交通网从无到有,破败凋敝的县城、集镇建设一新,上千家加工企业“冒”了出来,还有240多名问题官员被抓或被处分。

2004年,《南方周末》一篇题为《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让仇和在宿迁尤其是沭阳县的一系列激烈的改革手段一度成为媒体爆炒的话题,仇和的名字在互联网上点击率极高。11年来,仇和身上有其独特的标签:个性官员、明星官员、铁腕能吏,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在其发迹的江苏宿迁、仕途终结地云南昆明,仇和被中纪委“秒杀”的消息,让舆论形成鲜明的对立。在昆明,有官员称其落马是“应该”;在宿迁,更多的声音是“惋惜”和“惊叹”。

对此有声称,同一个官员,为何在江苏为政10年风生水起造福一方,得到了时任某某的提拔,并且得到了官场同僚和民间的双重认可,就算有争议也几乎都在于他的执政方式是否太过野蛮粗暴急功近利,几乎没有人认为仇和会涉及贪腐。但是在云南仇和却成了官场和民间痛恨的酷吏贪官、被老干部锲而不舍的举报对象,被民众聚集抗议,并最终被官方定性为“违纪违法”?是仇和携功自傲并最终走偏,还是他在云南不健康的官场生态中不能洁身自爱自甘堕落?能吏仇和殇逝之谜令外界费解。但是显然,大家都认为绊倒求和的绳子应该在云南。

官商勾结涉嫌贪腐?

仇和落马后,有媒体曝光江苏沭阳籍神秘富商——中豪集团董事长刘卫高的商业版图,几乎是跟着仇和的仕途在扩展的时候,暗示仇和可能涉贪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在“打虎”新闻上屡有曝料的财新传媒刊文称,仇和牵扯到昆明土地城建系统的腐败问题。

2003年前后,祖籍沭阳县的浙江商人刘卫高在宿迁的招商引资过程中,在当地开办了公司并结识了仇和。2005年8月1日上午的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项目奠基仪式上,仇和带着宿迁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悉数出席,刘卫高的头衔也从之前的浙江芬莉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变成了江苏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由此,刘卫高在宿迁开始被人称为“刘半城”,寓意在宿迁这个新兴地级市中,有一半的城建工程都是由他完成的。之后刘卫高在宿迁的一连串业绩堪称闪亮:克拉嗨谷、运河文化城、运河金陵酒店等一大批投资达数十亿元的重大项目陆续落成。

2007年年底,仇和调任云南昆明市委书记。据称,仇和要在昆明复制一个“宿迁模式”,他的老朋友们纷纷被请到昆明。刘卫高的江苏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也成了昆明市的重点招商引资对象。在宿迁的成功及与仇和的前期结缘,使刘卫高在昆明备受重视。据说,在当地考察时,市里每每派出副市长级别的官员接待和陪同。

2008年5月,刘卫高在昆明成立注册资金高达5亿元的云南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在被普遍认为是绊倒求和的“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项目”中,云南中豪对外声称总投资350亿元。刘卫高准备在仇和主政的昆明再次复制“义乌小商品市场”。按照昆明高层的意图,这个新建的小商品市场一定要“上规模”,一期的建筑面积就要达到300万平方米。该项目开工时,在仪式上,时任昆明市委书记的仇和再次带领昆明市诸多官员出席。

但是在外界称为“新螺蛳湾”的项目开发过程中,却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矛盾:暴力拆迁事件——在建设中多次爆发拆迁人员与当地村民的暴力冲突;非法占用耕地问题——这一问题在仇和治下,根本就没有被其视为问题;上万数量的原商户动迁问题——很多补偿和安置问题仍未得到彻底解决。

但这些并不是仇和违法违纪被查的主要原因,知情人士表示,其被查主要原因是在城中村尤其螺蛳湾项目中存在官商勾结,部分江浙商人难逃干系。另有知情人表示,新螺蛳湾项目绿化当中,很多价值不菲的观赏树木均是远路从江苏运抵昆明,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问题,有待权威机关调查。

白恩培的亲密战友?

在仇和的云南仕途生涯中,被媒体称为“反腐斗士”、92岁的云南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长期在举报仇和,尤其是云南前省委书记白恩培落马后,杨维骏更指“白恩培的亲密战友就是仇和”。2014年8月,因为“严重违纪违法”,白恩培已经被官方公布开除党籍和公职。在其2011年8月被调任人大前,白恩培和仇和有近四年的工作交集,白是仇的直接上司。

有评论称,白恩培主政云南十余年,但是最初云南经济却是逐年下滑,2000年和2001年更是连续两年增幅全国倒数第一。白恩培也曾努力想让这个落后的边疆民族省份加快发展。仇和刚到云南时,白恩培正大力推广“大云南”策略,这曾遭到杨维骏的极力反对。杨维骏也最担心仇和到来之后继续这一方针。杨维骏的担心不久就得到了应验,“仇和来昆明,与白恩培关系不错,白恩培决策,仇和更多的是执行者。”

相比白恩培的“大云南”计划,仇和推行的政策更进一步,首先发起了昆明历史上最大的城中村改造计划,先后启动了80多个城中村的改造项目。是否在仇和到云南后,白恩培想要借助“仇和新政”给自己的政绩填上光彩的一笔,从而让两人暗中结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同盟?我们不得而知。

小编自己最后想说的是我4年前还见过仇和,感觉人还是不错的,而且对官员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觉得他是干事的人,有眼光有魄力,其实真的没有想到。

发布者:zs503684打印全文
头像logo

zs503684

71

文章

2019

阅读量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
  •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