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商业资讯> 正文

绿城“变天”:中交集团掌权 2017年拟达到千亿规模

2015-07-27 09:38

两年后年度销售额超1000亿,五年内超1500亿,在房地产市场尚未完全复苏的形势下,近日明确提出这一扩张目标的房企,不是央企也非闽商房企,而是在国内以豪宅开发而闻名的绿城。

业内人士认为,绿城欲迅速扩大规模,这是其战略的重大转折,或是掌控人的思路发生变化的外在表现。

值得关注的是,不久前九龙仓选择从绿城董事会中退出,打破了以宋卫平为代表的老绿城、九龙仓、中交“三家分绿”的格局,中交在绿城开始掌握主动权。

“近期的最新战略可以明显感到绿城的大调整,这些几乎颠覆了绿城此前的定位、发展节奏和方向。绿城刚刚露出一角的新战略,应该是中交的手笔。可以说绿城已经变了天。”一位不具名的分析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战略大转折

近日绿城对外流传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绿城2017年拟达到千亿规模;并设定于2020年达成1500亿的规模,其中由绿城投资的项目约1200亿元,代建项目300亿元。

对于两年挺进房企“千亿俱乐部”消息的真伪,绿城方面7月23日向本报记者证实,公司在内部的确提出了上述目标,但暂未对外正式公布。

业内人士认为,绿城重新规划的新战略,与中交入主后对绿城的掌控有直接关系。

融创撤出绿城,中交进入与九龙仓成为并列第一大股东后,绿城的最高管理层来自三方面:以宋卫平代表的老绿城、九龙仓和中交系。

然而此后绿城高层经历了多次更迭。宋卫平的职务由绿城董事长变为董事会联席主席,另一位联席主席是来自中交的朱碧新。而董事会也维持着“三家分绿”的局面,这种格局在今年上半年并未发生太多变化。然而就在绿城提出千亿目标之前,绿城高层再次发生了人事“地震”。

6月22日,绿城的公司高层名单中,来自九龙仓的副主席周安桥仍是绿城的非执行董事;而在7月6日的公告中,周安桥已经从绿城高层名单中消失。同样来自九龙仓的徐耀祥,此前还是绿城的非执行董事,但在7月6日的公告中也没有被列入绿城高管名单。九龙仓派出的两位高管淡出绿城董事会,意味着九龙仓从绿城管理层悄然退出。

九龙仓集团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九龙仓只是从管理层中淡出,目前仍是绿城的股东之一。“我们没有说要从绿城撤资,也没有发过从绿城撤资的公告。”

对于退出绿城管理层,九龙仓称三年前以入股形式相助绿城,只为宋卫平,而现在“已经完成历史使命”。

虽然九龙仓仍是绿城股东,但九龙仓从管理层的撤出,已经改变了此前三家公司的均衡局面,中交的话语权快速提升。

对于绿城发生如此巨变,有观点认为宋卫平从一家公司的老板变成了职业经理人,目前绿城已不在宋卫平的掌控下,现在绿城战略的调整体现的是中交的思路。

但绿城在给本报记者的回复中否认了这一点。绿城方面称:“从我们公司内部来说,目前没有感受到变化。宋总(宋卫平)还是按原先的工作方向在做。即使发生了变化,也是宋总按照认为对公司有利的运行思路来调整。”

规模扩张的最后机会

据绿城公布的数据,2014年绿城销售额为794亿元,今年上半年销售额为323亿元。按2017年销售规模超1000亿元、2020年销售规模超1500亿元的速度来计算,未来几年绿城可能会成为国内房企中扩张速度最快的房企之一。

提出两年晋升千亿房企的背后,是绿城的发展战略发生了颠覆性变化。

记者了解到,绿城的产品结构中,一向以开发高端和豪宅产品为主,但未来豪宅的业务比例或将由目前的一半大幅下降至两成,六成的业务将以快速周转的产品为主。与此同时,绿城还将加大对运营和财务成本的控制,以增加资金运用效率。

对于产品结构的变化,绿城方面表示,此举只是因产品种类多元化的一种调整。

浙江一家房产机构高层告诉记者。为提高资本周转速度,绿城正在公司内部加快清理库存。“主要是把销售速度过慢、财务成本过高的项目转让出去。这些项目或者整体转让,或者只保留很少的股份,这样做是为了腾出资金。”

业内人士认为,两年达成千亿规模的目标,需要大量与快周转战略相匹配的土地储备,接下来绿城极有可能在土地市场开始新一轮凶猛扩张。

“按照聚焦一线和二三线核心城市的思路,绿城的身影可能会频频出现在这些城市的土地市场上。”克而瑞浙江区域经理刘晨光说。

一位知名开发商曾表示,随着房地产行业步入高位平台期,行业未来几年将触及规模天花板,这几年将是房企快速扩大规模的最后机会。

展开<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