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商业资讯> 正文

张兰、CVC双双出局:“后张兰时代”会否迎来新生?

2015-07-27 09:51

日前,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和私募股权基金公司CVC的纠结再次升级,有消息称,张兰和CVC目前已经双双退出俏江南董事会。俏江南集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两者确已退出董事会,目前董事会更迭,香港保华公司以派代表进入。

业内人士认为,俏江南的纠纷表明其经营遇到的障碍并不好消除,而随着餐饮业竞争加剧,除受到反腐政策的影响外,成本上三座大山的压力正日益加重。“俏江南如果重振急需新的思路和定位,更换舵手未必是坏事。”有餐饮行业人士指出。

反目“冤家”双双退出

物是人非。

根据俏江南的公司声明,目前的董事会已经加入香港保华公司的代表,在管理上这家公司也已经参与介入。“有香港保华的人,也有我们原来的管理团队,组成一个团队,这样一起运作会比原来更好。”俏江南一位人士解释。

“保华有限公司代表已于2015年6月被委任成为俏江南集团董事会成员,现任俏江南管理团队留任且继续服务于俏江南,董事会成员的变更将令俏江南更专注于业务管理,稳定运营,以保证其在现有和新开发市场中的持续发展”。

此前张兰律师陈若剑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张兰从2013年底即已经辞去俏江南集团董事长职务,但是在收购中仍然占有俏江南集团10%以上的股份,同时担任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这家公司通过资本纽带控股俏江南集团。

2014年1月,当时CVC以3亿美元购入俏江南82.7%股权,另有13.8%及3.5%股权分别由张兰及员工持有。虽然失去对俏江南的控股权,但令人奇怪的是,此后张兰仍然被默认为是俏江南董事长。陈若剑的说法或可解释为什么张兰虽然卖掉了绝大部分股份,但仍然掌控俏江南。

双方的矛盾激发于2015年3月。CVC当时被曝出向中国香港法院申请冻结张兰名下在香港的资产。香港法院裁定冻结令的文件指出,CVC申诉已经向俏江南支付了极为可观的款项,但无从得知这些款项的去向。

而张兰在此前对媒体的解释中认为,由于CVC无力支付2014年初收购俏江南时允诺偿还的1.4亿美元贷款,已将包括张兰所持有的13.8%在内的俏江南100%股权质押给银行,此行为属于侵权,已经向法院方面提出仲裁,希望能重掌俏江南。

有媒体披露,由于CVC看到俏江南经营情况不佳,不愿偿还1.4亿美元贷款,俏江南遭到债主追偿,导致债主委任香港保华公司入驻接管公司。俏江南集团则在声明中称,保华公司是一家从事企业重组和企业咨询的公司,在亚太区拥有丰富的业务重组经验。

会否迎来新生?

“作为俏江南15年历程的创始者,一朝彻底出局,张兰心中的不甘滋味谁都可以理解。”一位资深行业人士这样评价。

2000年,张兰以2万美元创业建立俏江南集团,根据俏江南集团的官网介绍,曾经在全国多个城市开店超过80家,至今,在北京还有13家店。2008年,张兰曾经引入鼎晖,以10%的股份换得鼎晖2亿元投资,不过由于上市失败,两家闹翻,最终鼎晖退出,CVC接手。

“俏江南经营状况不佳,一方面是国家政策对高端餐饮带来压力,另一方面,则是餐饮行业和前几年相比竞争日益激烈,成本大幅上升,尤其表现在成本的‘三座大山’上。”汉堡王营销总监郭纯解释,店租、食材成本和人工成本这几年都飞速增长,而迫于竞争压力,餐饮业却不敢涨价,利润空间被两头压缩。

郭纯对比,在俏江南成立之初,像俏江南这样的大店,店租成本占餐饮企业经营成本的15%~20%。2008年时店租大约每天每平方米2元,以一家2000平方米的店铺为例,一天需要4000元,一个月12万元,一年则合计144万元。但是现在,每天每平方米租金上涨已经超过5元,增长一倍多。

在食物成本上,原来食材成本正常情况下占运营成本的35%左右。现在,由于国家对于食品安全的重视,生鲜的检验项目增加,顾客对新鲜食品的要求也日渐苛刻,食材成本已经增长为运营成本的40%~45%。

而随着国家《劳动法》的修订,员工的保险制度要求更为完善,人工成本从原来占成本的17%上升到超过20%。

在内忧外患的背景下,保华的介入是过渡之举,还是长远谋划?

“作为一家以资本整合、咨询为专长的公司,保华对俏江南的介入可能并非完全出自其本意,也可能是身不由己,因为它并不懂餐饮,”21世纪福来公司董事长娄向鹏分析,“但是对于俏江南来说,本身正在激烈的竞争中苦苦挣扎,这些变化也可能让它措手不及,打乱了原来的阵脚。”

在张兰掌舵俏江南的10多年间,这家企业无疑打上了这位业内公认女强人的深深的烙印。“张兰给人的感觉是强势,也可以说在管理企业上比较独裁的,这是她迅速把一个企业由小做大的原因之一,但是企业做大以后,面临的情况就比一个小企业复杂。”一位餐饮行业人士评论。

而在娄向鹏看来,行业竞争再激烈,也有一个永远的道理:没有没落的行业,只有没落的企业。“俏江南在张兰的带领下做到现在,有些东西她可能无法意识和改变,但是换一个人,重新招聘职业经理人重新考虑也可能就会选择更正确的路,”娄向鹏指出,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张兰如果退出俏江南,也许并不是坏事。

资料

高端餐饮“转型”记

湘鄂情:五次盲目转型。曾是国内餐饮第一股,2011年尝试涉足地产,但以失败告终;2013年,宣布拟以2亿元收购江苏中昱环保51%股权,正式进军环保产业,但在2014年又宣布中止收购;之后湘鄂情又在一周之内收购了两家影视公司,但此后又借更名“中科云网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进军网络新媒体、云服务和大数据领域,不久提出做电视盒子。如今,“湘鄂情”商标已经被公司转让,中科云网亦发生债券违约。

小南国:多品牌路线。2013年,小南国在上海开设大陆首个针对个人消费的餐厅品牌“南小馆”, 2014年再度推出“小小南国”品牌餐厅,定位家庭大众消费;除了自创的大众品牌,小南国还通过管理方式经营了徹思叔叔和米芝莲两个休闲餐饮品牌,同时还引入了国外餐饮品牌Oreno、Boat House、Wolfgang Puck及香港Pokka Café等。如今,小南国旗下已拥有13个餐饮品牌及200家门店,覆盖中高端中餐、西餐、大众餐饮和授权经营等多餐饮类别。

全聚德:加强菜品管理和新渠道建设。2014年公司推行以消费者、餐厅销售、餐饮专家相结合的方式确定了聚焦全聚德特色菜+区域百姓消费菜的“50+50”菜单;大量减少点击率不高的菜品及原料库存,加强了菜品毛利率的管理;此外拓展电子商务平台销售渠道,与京东商城、1号店等电商销售平台合作;生产面向零售市场的散装汤圆、香粽及月饼等产品。2015年新开4家直营店、6家加盟店,共计新开店10家左右,略高于同行开店速度。

展开<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